56中文网 > 刑侦搭档 > 第三章 新年第一案(三)
  “有收获吗?”关队长回到了屋里,一边戴手套,一边问正躬身在炕上搜寻的卫宁。

  “有一些。”卫宁正在用镊子把一些碎木渣夹进物证袋,他小心翼翼地夹着,仿佛那是一颗颗价值连城的钻石。

  “这是什么?木头渣?”关队长戴好手套,凑上前去。

  “对。还有这个。”卫宁直起身子,把装着碎木渣的物证袋递给关队长,又从他那个银色手提箱上拿过了另一个物证袋。

  “这是玻璃渣?”管队长接过物证袋,眯着眼睛端详着里面那些像粗盐一般的晶体。

  “玻璃沫。”卫宁用了一个更恰当的词。

  “雷管爆炸怎么会有这些东西?”关队长思忖着。

  “还有这个。”卫宁又递过了一个物证袋,里面是一些细小的沙粒。

  “你怎么看?”关队长似乎认为沙粒的价值不大,直接问卫宁。

  “我认为,”卫宁下意识地用手扶了扶眼镜,“这不仅仅是雷管爆炸,雷管的爆炸威力没这么大,”他用手指了指炕上被炸开的大窟窿,“至少也需要一管炸药。那么炸药是装在哪里呢?从现场找到的玻璃沫来看,应该是装在一个玻璃瓶里,用沙粒把玻璃瓶填满,插入雷管引爆。”卫宁侃侃而谈,好像这里不是现场,而是学校的讲台。

  “就是说,爆炸的是一个炸药瓶?”关队长聚精会神地听着,仿佛一个学生在听老师讲课。

  “对。和这个炸药瓶一起爆炸还有这个,”卫宁拿起装有碎木渣的物证袋,“这显然不是装在炸药瓶里的,但炸成这样说明它和爆炸瓶结合得很紧密。那么它是什么呢?”卫宁用手指着物证袋,“这里有几块小木渣是呈弧形的,说明它是......”

  “一根木棍?”关队长急切地问道。

  “对,而且木棍和炸药瓶应该是绑在一起的。”卫宁肯定地说。

  “这就对了!”关队长简直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。

  “什么对了?”卫宁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  “你看那儿,”关队长指着窗户的西南角,一块被撕下一半的塑料薄膜还挂在那里,“木棍可以从那里伸进来。”

  卫宁看看那格没有玻璃的窗框,又看看舒展开眉头的关队长,露出了会心的微笑。

  “那木棍呢?”关队长突然想到。

  “没有发现木棍。”卫宁耸耸肩,两手一摊。

  “怎么会没有呢?”关队长的两道浓眉又皱了起来。

  “是啊,我也很奇怪,”卫宁无奈地说道,“一发现那些碎木渣,我就觉得那可能是从一根木棍上炸下来的。可我在屋里找了个遍,还是没找到。”

  “院子里看过没有?”关队长的眉头皱得更紧了。

  “那倒没有,我觉得它不可能在院子里。”卫宁很有把握地说。

  关队长点点头。是啊,凶手用木棍绑着炸药瓶伸进了屋里,爆炸后再把木棍抽回去,这怎么可能呢?要是凶手引爆炸药瓶后没有把木棍抽回去,而是立刻逃之夭夭,那么木棍就应该留在屋里,怎么会不见了呢?

  “咱们先不忙下结论,”关队长冷静下来,“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,再仔细看看有没有其他线索。”

  “好,我也这样想。”卫宁十分赞同。

  “叮铃铃......叮铃铃......”关队长的手机铃声响了。

  “喂,哪位?”关队长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接听。

  “是我,关队长。我是郭英。”手机里又传来那个铿锵悦耳的女声。

  “哦,是郭英啊。情况怎么样?”关队长赶紧问道。

  “死者的伤势我看过了......”郭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焦灼。

  “什么?死者?我不是让你......”关队长难以置信,还以为是郭英弄错了。

  “没错,就是安平镇辛家庄的辛钢,”郭英作出了非常明确的答复,“他已经死了!”

  “死了?”关队长吃惊地追问。

  “是的,还没等到医院就死了。病人家属,主要是死者那个弟弟辛铁,执意要送到医院让医生抢救,就好歹拉到了医院。到了医院,医院方面拒绝给辛钢做手术,因为人已经死了。辛铁的情绪有些失控,和医院方面发生了争执。我就是在这个时候赶到的......”听起来郭英像是有一肚子苦水要倒出来。

  “然后你就改行干了社区民警,给他们作了调解?”关队长打趣地说。

  “呵呵,是啊,”郭英在电话那头笑了,“好了,我不说这些了。死者的伤势我简单地看过了,应该是爆炸物在靠近腹部的一侧给炸的,爆炸物的威力很大,距离身体非常近,所以伤势严重,因失血过多而死亡。”

  “嗯,郭英,”关队长沉吟着,“你看有没有这种可能,就是说,那个爆炸物是由于被死者压在了身体底下而发生爆炸的呢?”

  “从死者受伤的位置和伤势来看,这种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。”郭英的答复十分肯定。

  “死者尸体解剖了吗?”

  “还没有。我已经做好了家属的工作,这就一起跟我到局里去。”

  “好,”关队长满意地说,“尸检报告出来后,马上给我送过来。噢,对了,死者家属也请你询问一下,特别是辛铁,要做笔录,摁手印。”

  “摁手印?哦,我明白了。是!”郭英心领神会。

  关队长挂掉了电话,把手机塞进了衣兜,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。这丫头很能干啊,还非常聪明,什么活儿都能拿得起来,看来向刑警学院要她的那些口舌没有白费。想到这里,关队长有些沾沾自喜。

  “郭英的意见证实了我们的看法,”关队长对正在屋里细心搜寻的卫宁说,“辛钢被炸不是自己把雷管放在身子下面压爆的,而是有人把炸药瓶放在他身边引爆的。”

  “对,你看......”卫宁递给关队长一个新的物证袋,里面是几段浅棕色的绳头,还有一些麻纤维。

  “绑炸药瓶的麻绳?”关队长眼睛一亮。

  “嗯,可是那根木棍哪去了?”卫宁有些懊恼。

  “找不到木棍,这本身就是一条线索......”关队长若有所思。

  “什么?”卫宁不明白。

  “走,”关队长拍拍卫宁的肩膀,“咱们先到院子里看看去。”

  屋外,新年第一轮朝阳射出的万道光芒,像箭一样透过了层层阴云。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