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中文网 > 衡门之下 > 第十五章
  第十五章

  栖迟走得急,转过亭子后,就直接上了马车。

  是因为饮了口酒真不太好受。

  坐上车后,她一只手还遮着唇,再摸摸脸,酒气上来了,热烘烘的。

  口中烈气搅得思绪乱飞,她没来由地想:也许北地的酒就跟人一样,入口难。

  坐了许久,车帘自外掀开,新露和秋霜一左一右扶着个人进了车。

  她看过去,是李砚。

  他似是昏昏欲睡一般,整个人软绵绵的,一上车就歪靠在一旁。

  栖迟伸手将他扶住,问:“怎么了?”

  新露忍笑说:“罗将军给世子灌酒喝,哪知世子真就喝了,便成眼下模样了。”

  她蹙眉,随即又好笑,本还担心自己会醉,没想到醉的是他。

  新露和秋霜退出去了,怕世子醉酒后吹风会受凉,特地仔细掖好了帘子。

  李砚坐不端正,窝到栖迟身边来,挨着她一动不动,忽然说:“姑姑,姑父今日竟与我说话了。”

  栖迟听他话都说不利索,已是真醉了,好笑道:“那又如何?”

  李砚忽而将脸枕到她膝上,闷声说:“我想父王了……”

  栖迟一怔,脸上的笑缓缓褪去,回味过来。

  他出生便没了母亲,是她哥哥一手养大的,她哥哥离世后,他身边就难得有个成年男人,如今和伏廷稍稍亲近些,难免会想起他父王。

  她摸一下他的头,轻声说:“你也可以将你姑父视作父亲。”

  李砚闻言抬头,憨然醉态毕露,一脸茫然:“啊?”

  栖迟两手扶住他脸,对着他双眼,声音更低,却字字清晰:“阿砚,你要记着,人不能只索求,却不付出。若你想你姑父以后对你好,你便也要对他好,明白吗?”

  李砚眨两下朦胧的眼,似是懂了,又似没懂,呐呐点头。

  栖迟拍拍他头,让他继续睡,转过头,一手掀开帘子。

  外面,两个兵刚刚扑灭火堆。

  伏廷在腰后挂上了佩刀,踩镫上马,一扯缰绳,往车边而来。

  她明明帘子只挑开了一点,他竟一眼就看到了。

  他眼看着她,打马至车边,一手将帘子拉下。

  外面的风被挡住了,人也看不见了。

  栖迟坐正腹诽:怎会有这样的男人,刚叫阿砚要对他好,竟就如此霸道。

  ……

  车马上路,继续启程。

  临晚时抵达驿馆。

  李砚睡了一路,下车时都还没醒,还是罗小义过来背下去的。

  他心有惭愧,托着背上的小世子向栖迟告罪:“嫂嫂莫怪,是我玩闹过头了,下次再不敢叫世子喝酒了。”

  栖迟倒觉得没什么,踩着墩子下车时说:“他平日里心事重,放不开,难得不乖巧一回,我倒觉得更好些。”

  回想他在车里那一句想父王的话,竟带了哭腔,料想也是在心里憋了很久的。

  罗小义见她没生气才又有笑脸:“就知道嫂嫂宽容。”

  说完背着李砚送去馆舍屋里。

  新露和秋霜先去料理李砚安睡。

  栖迟手指拢着披风,立在馆舍廊下,看见伏廷解了佩刀抛给左右,跟着来迎他的驿馆官员入了前堂。

  她看了一眼,先去了屋中。

  众人忙碌安置,妥当后已是暮色四合。

  栖迟用过了饭,还不见李砚酒醒,便去他屋里看了看。

  李砚拥着被子睡得沉,一屋子都是散出来的酒气。

  她也没打搅,又转头出去。

  没几步,看见男人大步而来的身影。

  她站定了,等着他。

  伏廷走到她跟前,停了步。

  栖迟看他刀又挂上了腰,手上还拿着马鞭,似是要出去的模样。

  果然,他说:“我出去一趟。”

  她顺口问:“去做什么?”

  伏廷本是正好撞见她,便告诉她了,说完已要走,不妨她会发问,脚收住,说:“去见个人。”

  耳中,听到她又问一句,声音轻轻的:“男人还是女人?”

  他眼睛看着她,说:“女人,如何?”

  栖迟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,倒觉得他那一句“如何”好似在考验自己似的。

  她看了看他,沉默一瞬,忽而伸手拉了拉身上披风,将兜帽罩上,说:“既是女人,那我也能见了,我与你同去便也可以了。”

  伏廷没料到她会是这个回应,手指转着马鞭,嘴角咧一下,说:“我骑马去,乘车麻烦。”

  “我会骑马。”她回。

  没错,他记得。

  所以这意思是非带上她不可了。

  他没说什么,直接朝前走了。

  栖迟缓步跟上。

  伏廷的马一直未拴,就在馆舍门边。

  栖迟过去时,他已坐上马背,一旁是牵着马的罗小义。

  她还以为罗小义也是要去的,却见他将手中缰绳递了过来:“听说嫂嫂要与三哥一同出去,那骑我的马吧,我的马温顺,也矮些,不似三哥那匹倔。”

  栖迟接了缰绳,问他:“你不去?”

  毕竟平时总见他跟着伏廷。

  罗小义笑笑:“赶路累了,就不去了,再说也不好妨碍三哥与嫂嫂啊。”

  她听到这句打趣,不禁看一眼伏廷。

  心说他怕是还不知道他三哥刚才说的是要去见女人吧。

  伏廷原本看着罗小义,察觉到她目光,眼就转到了她身上。

  而后手扯一下缰绳,先走了。

  不多时,身后栖迟跟了上来。

  “我骑得慢,你别太快。”她忽然说。

  他没回应,却也没动手上的马鞭。

  忽而想:能跟着自己的夫君去见别的女人的,天底下怕是只有她这一个女人了。

  两匹马一前一后勒停。

  一家挑着帘子的屋子在眼前,天还未全黑下,里面已经点上了灯。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