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中文网 > 香国竞艳 > 第二十七章 出租车上的特殊情况
  人人都想把时间握在手里,却不知,在我们不经意间,它便从指缝里溜走了。

  仿佛是转眼间,便到了星期五,秦笛记得自己答应双胞胎姐妹的事,早早下班赶到滨海一中校外,秦笛到的时候,时间还早,还不到放学时间,他便在校门对面的果品店坐下,要了一杯饮料坐等。

  校门打开的时候,秦笛依然有些失神,他看到一张张年轻孩子活力四射的笑脸,心中隐隐有几分失落,有记忆以来,他的人生都是在压力下渡过,生与死,是杀手训练营仅有的两种结果,即便全力吸收知识,也只是为了能让自己活下来,哪里能像眼前的这些孩子,有这样快乐无忧的学习生涯!

  最先冲出校门的,往往都是身强体壮的男生,女生们是不屑于争抢的,少女的自尊,让她们逐渐学会矜持,学会用自己天赋的本钱,去获得男生的殷勤服务。

  人流逐渐稀疏的时候,俞雪儿、俞霜儿俩姐妹手挽着手走出校门,秦笛远远看到,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,他分明看到,足足有十几位男生亦步亦趋,作护卫状的跟在她们左右。

  秦笛丢下一张钞票,迎上霜雪姐妹,远远的便打招呼:“雪儿,霜儿,我在这里!”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秦笛张开两臂,似乎有拥抱两人的意思。

  霜儿、雪儿看到秦笛出现,原本气嘟嘟的小脸立时充满笑容,双双扑了上来:“情哥哥,你来啦!”

  若是换成旁人,看到两姐妹被许多男生围着,肯定不会那么招摇的出现,被这些男生嫉恨那是肯定的,可秦笛不会管这些,不说是这些半拉毛孩子,就算是一群地痞流氓黑社会,他一样的不放在眼里,因为他是秦笛!

  这边秦笛温香软玉抱满怀,将霜雪姐妹揽在自己怀中,那边一群男生却是脸色大变,彼此交流着眼神,脸色极其难看。梦中情人的情哥哥都出现了,他们能有很好脸色才怪,而且这男人也太过份了,居然就这么在大门口和霜雪姐妹抱在一起,他不是故意刺激大家么?

  “我答应过的事,一定会做到!谁让我是你们的情哥哥呢?”青春的玉体贴在身上,扑鼻的少女幽香熏人欲醉,秦笛忍不住出言调笑。

  “情哥哥,不来啦,你笑人家!”两姐妹一左一右,抱着秦笛的左右手,一阵摇晃,看的一众纯情少男睚眦欲裂,恨不得一把将秦笛推倒……狠狠的饱以老拳。

  不知是谁先开的头,一群少年将秦笛和霜雪姐妹围住,推推搡搡,试图将秦笛推向一旁的胡同。

  秦笛怎么可能任凭这些毛头小子猖狂,环住两姐妹,脚下轻点,三两个错步,就从包围群中闪将出来,丢下一群愣头愣脑的小家伙,呆呆的不知所措。

  招招手,一辆银灰色出租车停了下来,秦笛将霜雪姐妹让上出租车,回头看看,那群少年这才回过神来,犹豫着没冲上来。少年人的热血总是一阵一阵的,没有什么事件激发他们的疯狂念头,倒是不容易惹出什么事,若是秦笛再刺激刺激他们的神经,那就说不定了。

  不愿和一群小p孩一般见识,对方没冲过来找事,秦笛也就不为己甚,拉开车门要上副驾,却被霜雪姐妹拖住,拉上了后座。

  “我坐右边,哥哥你坐中间!”霜雪姐妹中的一个将小手放在秦笛腰间,用力推了一下,想要把秦笛推向里面,自己却挪动着屁股,向外面挤。

  秦笛脚下一绊,没能站稳,立马向车内扑倒。

  霜雪姐妹俩娇呼了一声,秦笛倒在他们身上,重量全都让她们承受了,焉能不叫?俞霜儿只是叫了一下,便轻笑出声,“啪”地一下关上车门,两手夹住秦笛的双腿,吩咐前面的司机开车:“司机,麻烦到杨浦路109号,的高美ktv。”

  “霜儿,干吗不放开哥哥?”俞雪儿面色染红,用力推了霜儿一把。

  秦笛倒下的姿势实在不妥,头部落在俞雪儿大腿根上,呼出的气息全都喷在小丫头的私密部位,这让俞雪儿如何不羞,又怕妹妹霜儿看到,她只好先让霜儿放手。

  脑袋落在俞雪儿的水手服上,秦笛心头也不好过,阵阵奇异的花香四处飘散,每一次吸气,都有大股的芬芳涌入秦笛鼻腔,这还不算,偏偏俞霜儿抱住他的双腿,秦笛的下身紧紧贴着俞霜儿的腹股之间,稍微动上一下,都会碰触到异样的绵软,刺激的秦笛心神荡漾,难以自抑。

  “不放!你不觉得这样抱着哥哥很好玩么?就像抱着一个大大的洋娃娃一样,最重要的是,这洋娃娃还很强壮!咯咯咯……”俞霜儿对着姐姐猛扮鬼脸,却怎样都不肯撒手,在小姑娘的心里,很是有几分把秦笛当父亲看待。

  在俞霜儿的印象里,秦笛很风趣,知识很渊博,第一天住下来的时候,俞霜儿便和姐姐一起,缠着秦笛问了许许多多的问题,第一次见面,就留下了很好的印象,之后又发生了厕所偷窥事件,俞霜儿羞涩的少女心扉,隐隐印上了秦笛的影子,今天秦笛在一众毛头小子面前的表现,让秦笛的形象在俞霜儿心中更加的高大起来,无形中,俞霜儿很想和秦笛亲近,秦笛的摔倒,不能不说有俞霜儿的几分故意在里面。

  “好玩什么呀,你再不乖,小心我告诉妈妈!我就说,说你老是……老是缠着……哥哥!”俞雪儿扭了扭腰肢,秦笛刚刚动了,不知道他哪里碰到了自己的那里,感觉好奇怪,以至俞雪儿说话的声音都很异样。

  俞霜儿没有发觉姐姐的不妥,皱起了小鼻子,满不在乎地道:“少来啦,我才不怕呢!你以为,妈妈会相信你的一面之辞么?告诉你,妈妈可是很公正的,她才不会轻易下结论呢!”

  从上车开始,秦笛就一直没找到机会开口说话,开始是两姐妹动作够快,秦笛没机会说,后来是摔入软玉堆里不能说,现在是问着香味占着便宜不愿说,这么近距离的和双胞胎姐妹俩一起接触的机会不多,最难得是不在家里,不用时刻担心白兰香突然回来,心理上也就没有了那么多压力。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