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中文网 > 狂梦之主 > 第十一章 冷静分析,稍加思索
  在古镇中有目的的转悠,孟渊来到一家酒家附近。

  这酒家格局颇为不同,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,里面站着一个伙计,就是店面,看起来还有点后世酒吧吧台的感觉。

  特别是大柜台附近聚拢着一些酒客,或者站或者蹲,手里都端着一大海碗。

  少数贴着柜台站,海碗放在柜台上,旁边还有一碟小菜——笋干、豆子之类的下酒小菜。

  店面旁边的房子,挂着还算干净的门帘。

  里面放着桌椅,有一两个穿着长衫的人在里面坐着慢慢喝酒吃菜——荤菜素菜都有,不是那种下酒小菜。

  外面或站或蹲的酒客,一个个都身穿短衣,其体态特性,一看就知道是强度不低的体力劳动者。比起一开始孟渊看到的行人,这些短衣酒客要鲜活很多,一边喝酒一边谈天说地。

  似乎要把一天的疲劳都消除在这样的活动中。

  孟渊抬头看了一下天空,的确,天色已经算是傍晚,这些“短衣帮”应该是散了工在这里消遣一番。

  没有立刻走上前去交谈,孟渊靠近一些,选择了一个相对隐蔽的角落站着。

  这个位置可以听到这些大部分短衣酒客交谈的声音,这些人力气不小,嗓门也大。

  不多时,孟渊就听到了他想要的消息。

  一个短衣酒客对旁边的人说道:“今天周少爷又犯病了。”

  “又犯病了?”

  “是啊,今天我给周家帮忙做工,听周家的下人说的。”

  “唉,这周少爷不是吃了一肚子的洋墨水吗?到头来疯疯癫癫的,隔三差五犯病,有什么用?”听上去像是在惋惜,可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却难以掩饰。

  顿了顿,这位才收敛笑容对一开始的短衣酒客问道:“怎么犯得病?”

  “还能怎么样?不就是跟以前一样,说吃人,妖怪之类,还说自己不是周少爷,什么什么以后的人之类的胡话。”那短衣酒客满不在乎道。

  “嗯?”听到这话的孟渊双眼眯了眯。

  以后的人?应该是未来的人吧。

  这个周少爷,恐怕就是他要找的周数了,只是没想到周数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处境“大有问题”。

  绝大多情况下,堕梦者是不会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问题,或者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。

  那些环境和原本生活区别不大的真实之梦先不提。

  哪怕像这次这样环境和现实日常截然不同的真实之梦,堕梦者也不会意识到自己是“穿越者”,而是把自己当成土生土长的土著。

 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,堕梦者不会像阿杜那样意识到“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”。他们只会认为自己应该在车里,并且从一开始就在车里亲密。

  而凡事总有例外,清醒一点的“阿杜”型堕梦者孟渊也遇见过。

  虽然只有一次。

  那次,是个噩梦!

  比起让人沉沦的美梦,噩梦自然让人恐惧、绝望。

  足以让堕梦者发出“这是梦”、“这不是真的”之类的惊恐呼喊,然而这并不能帮助他们脱离真实之梦。

  因为对堕梦者来说,这种行为只在自欺欺人。

  即使是美梦中,李君鹏说出类似的话,也不意味着他真的认为这是梦,只是想要彻底逃避,远离周围的事情,发生的一切。这才被孟渊成功碎梦。

  想要脱离噩梦,正确的办法是带着堕梦者完全、彻底远离危险。

  那样梦境自碎,碎梦成功。

  而把堕梦者塞进安全的柜子里面,告诉堕梦者“这一切都是假的,这是梦”,可没有半点作用。

  相反,还会有副作用,比如堕梦者觉得这是梦,不用怕,然后就像恐怖片里面必死配角一样死得干脆利落。

  孟渊犯过这样的错误。一次碎梦中,他为了安抚堕梦者说了类似的话,也不知道是因为过于害怕自我催眠还是怎么样,堕梦者变成恐怖片中为了推动剧情疯狂作死的角色。

  然后就真的死在了真实之梦中,最后碎梦失败。

  “没想到还真的是噩梦。”听到关键信息的孟渊在心里暗道。

  在探索这古镇的时候,他内心的判断就倾向噩梦,和环境没有太多关系。

  纯粹是孟渊本人的直觉,也可以说这些年碎梦经验的积累。

  “要行动了。”

  孟渊从角落中走出,走向那个酒家。

  清醒的阿杜型堕梦者,多少会给孟渊的碎梦带来一些帮助,带虽然菜却听话的队友赢,可比带不听指挥,自以为是,乱来的猪队友赢要简单。

  至少在噩梦中是这样,至于美梦,孟渊还没有遇见过阿杜型堕梦者。

  走到那群短衣酒客身边,他们的笑谈逐渐停下,纷纷看向孟渊,打量着他。

  “你好。”孟渊走到那个无意间透露周数消息的短衣酒客面前。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