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中文网 > 三国领主时代 > 第1002章 飞地保卫战(9)
  换作开阔战场,这种做法无异于找死,賨人可以利用空间轻松化解掉,但现在是在通道上作战,地方狭小,这种战术却是有效的。挤到一定程度,门板阵必要空间没了,就是两边隔着门板拼力气,现在两边已经挤上了。

  这种对决,当然是人多的一方有绝对优势。

  原本让羌人束手无策的賨人门板大阵,居然误打误撞蒙出了破解之法。虽说破解并不彻底,仅限于狭小范围内使用,但对羌人而言,已经是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伟大进步了,足以载入羌人战史!

  后方羌人很快注意到战况改变,没多久,几条通道都开始了推挤模式。与此同时,又一批羌人援军进入战场,显然是想把推挤优势扩大到极至。

  賨人自然是不甘心,一边奋力推挤,一边将手中武器向羌人身上招呼,奈何賨人多是操短兵器,推挤过程中又被极大压缩了出手空间,努力挥舞,杀敌效率却着实大不如前。而且羌人这时候摆明了不惜命,前方被杀羌人,被门板和后方同伴包夹着不落地,身体还扑在门板上,为推挤事业添块砖,好歹也有百多斤的份量,于是賨人又得多承受一些重量。

  门板阵开始缓缓收缩。

  羌人士气大振。

  交战至今,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胜利曙光。

  战况稳定,本方占优,羌人心态与先前完全不同。

  心态放松,想着很可能战胜天敌,精神极度愉悦,垃圾话喷薄而出。

  “哈哈,没辙了吧?”

  “你们不是很牛吗,有种把我们推回去呀!”

  “单手让你们。”

  “都这样了还不唱歌跳舞,你们是不是傻?”

  “对啊,唱起来!”

  “跳起来给大家助个兴。”

  ……

  听着这些垃圾话,出战賨人无不气愤,一个个恨得咬牙切齿。

  多年手下败将,长期被賨人取笑的弱者典型,不仅前一阵逼出了战舞,居然现在直接对他们发动嘲讽攻击,这算什么事啊?

  所有賨人脸上火辣辣的。

  荒谬!

  真丢人咧!

  多么可耻!

  回去后怕是要被族人们笑话好久了……

  传说中的老鼠给猫拜年,大概都不足以形容此时的情形。

  拜年起码是示好,人家直接进化到老鼠给猫下战书阶段了,如何能忍?

  但是……

  不能忍也是忍。

  自家知自家事,开巴渝战舞,干掉面前这些羌人不在话下,可然后呢?然后他们就废了,接下来一天时间无法发挥正常战力。羌人不惜以身赴难,煞费苦心地诱使賨人开战舞,不就是想达到这个目的吗?

  说到底,羌人是看准了飞地守军兵力有限,试图拼消耗战。

  賨人三班轮替,即便加上白毦兵,也只有四班人而已,即便战场空间被刻意压缩在较小范围,但应付羌人日以继夜的猛攻,这点人手仍然吃力。也幸亏白毦和賨人都是战力超群的精锐,换作普通部队来,根本扛不住羌人的猛攻。先前那一班賨人迫于压力,不得已开了战舞,接下来一天时间,守军能动用的兵力更少,而羌人肯定会抓住机会狂攻不止,守军面临的压力势必更大,倘若再有一班賨人开战舞,爽一时,接下来防线将更难维系。

  此番上阵的賨人死活不开战舞,就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  见賨人没反应,羌人更加来劲,各种挑衅不断,极力激怒賨人。

  “忍着。”度节脸涨得通红,却并未丧失理智。

  賨人搞三班轮战,青谷部落作为逐鹿领嫡系,自然可以享受一些优待,青谷部落出战序列排最后。昨晚首批,刚才第二批打完,终于轮到第三批,青谷部落本部迎战。第二批賨人战舞出局的教训泪痕未干,紧随其后的第三批賨人,出战前自然会收到禁用战舞的叮嘱,以免最后飞地无可用之兵。

  不开战舞,賨人其实也有打败羌人的实力,过往那么多年,对阵羌人就没几次开过战舞的,直接砍瓜切菜就能搞定。这次羌人人多势众,而且个个跟疯了似的不要命打法,賨人自忖也扛得住,毕竟实力是有优势的,心理优势更不用说,顶多过程艰难一些,战斗激烈一些罢了。

  所以,打一开始賨人就没想过开战舞。

  不得不说,賨人对敌我实力的评估是客观的,正常情况下,他们应该能够在不开战舞前提下稳守战线,直到下一批轮替。可战场之上风云变幻,谁都不可能料到所有细节,难免会有些意外状况出现。

  度节率领的这批賨人就遇上了,而且还是两个。

  第一个意外,是羌人蒙出来的推挤战术,生生将肉搏变成隔板比力气。第二个意外,则是羌人主动叫嚣让賨人开战舞。第一个意外属于战术打击,扰乱了賨人惯用作战模式,但若要论对賨人的困扰程度,倒是第二个意外来得更严重一些,被羌人鄙视和叫嚣,这属于精神打击,直击灵魂深处……

  度节暗自抹把汗,幸好这轮上的是青谷部落的人。换作其他賨人佣兵,面对羌人如此嚣张的精神攻击,能不能把持得住当真说不准,实在太憋屈,压不住火气开战舞完全不用奇怪。但青谷部落不同,他们可不是佣兵身份,而是逐鹿领的附庸势力,嫡系人马,纪律性比普通賨人好得多。另一方面,鱼不智已将飞地赏赐给青谷部落,保卫飞地就是保护青谷部落的宝贵资产,考虑到飞地对部落发展的重要性,说是保卫部落未来也不为过。

  为了部落未来,暂且忍辱负重又算得了什么?

  度节是这样想的,也是这样做的,坚决不开战舞。

  不开战舞的前提下,如何应付羌人的推挤战术?

  度节头大如斗。

  他不知道。

  真的不知道,完全没头绪。

  前排賨人一直努力从门板空隙中杀敌,屡有斩获,但这时的杀敌效率远逊于正常状态,击杀速度远远跟不上羌人增援速度。结果就是参与推挤的羌人越来越多,另一边賨人虽竭力顶牛,却还是无法扭转颓势。

  五条通道上,门板防线都在朝飞地深处移动。

  度节一筹莫展,再这样下去,怕是不开战舞都不行了。

  就在这时,后方终于有命令传来。

  “撤。”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