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中文网 > 三国领主时代 > 第995章 飞地保卫战(2)
  高原的夜空通常寂寥,这一夜却格外喧嚣。

  火把和建筑物燃烧的火光,被高原的风戏耍得忽明忽暗,火光明灭间,飞地内到处影影绰绰,再加上厮杀和惨叫悲呼声此起彼伏,为整个据点凭添几分诡异气息,宛如修罗地狱。

  对矢志报复的高原羌来说,飞地的确象炼狱一般。

  三日之约临期,又有多个部落赶到飞地,集结起来的总兵力超过四万,而且来的都是各族好手,说一句兵强马壮绝不过分。羌人的侦察结果显示,飞地守军不到三千人,虽说这支汉军战斗力十分强横,还有大量賨人助战,但兵力十多倍于对手,兵力悬殊,而且参战各族有名的勇士几乎悉数到场,即使不考虑后续是否还有部落援军赶到,单就目前实力,高原羌如果不能取得碾压式胜利,大家脸上都没光彩。

  羌人想一鼓作气,速战速决。

  然而,飞地守军的难缠程度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。

  还没正式开战,就把建筑物搞得乱七八糟,据点内崎岖得跟山路似的,这是要搞哪样?人质交换就更不用说了,全程磨蹭,硬是耗掉大半天时间,汉人的勇气呢?有胆敢跑到高原占地盘,没胆堂堂正正战个痛快,汉人的脑回路当真难以理解,不耿直!

  好吧,战前搞小动作也就罢了,战斗开始后,汉军的打法更让人恶心。

  是的,就是恶心!

  长矛手靠手长优势在外围狠赚便宜,这个没什么好吐槽的,毕竟人是那兵种,要长矛手放弃自身优势搞近身快打,那是不讲理,羌人无话可说。可突入据点后,賨人的表现也跟故老相传的形象大相径庭。賨人作战刚猛,硬扛猛打能力一流,战况不利时能靠大门板阻敌和等待战机,仍吃紧的时候还有战舞极致升华,战力飙升,羌人就是这样常常被賨人虐得死去活来。但总的说来,賨人战斗风格还是以刚猛为主,遇强敌也不怵,死磕到底。

  羌人尊重勇者,对賨人战绩惨不忍睹,不过对如此可敬的对手也服气,不是羌人不猛,而是賨人更猛,纯爷们间的战斗,无论输赢都值得敬佩。

  可今晚的賨人,作战风格明显猥琐了许多。

  发生在五条通道上的战斗,賨人硬桥硬马的死磕少了,利用大门板隐藏暗算多了。一排排门板组成的大阵,阻挡视线效果一流,賨人被围攻时往里面一钻,转眼就没了踪影,羌人跟进去就是打闷棍的靶子,好多英勇的羌人勇士糊里糊涂地陷在门板阵里,有时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。靠门板阵作战是賨人惯用伎俩,羌人本不至于抱怨,但以前賨人进阵多是为脱身,这次面对的賨人明显增加了主动诱敌,用示弱、躲避、惊惶失措等方式引诱羌人追击,然后愉快地在门板阵里欺负人。

  这年头,賨人都能变得猥琐……

  羌人很气愤,不是气賨人堕落,而是恨汉人奸诈。

  賨人战斗风格一百八十度转变,显然是汉人教的。

  连刚到没朋友的賨人都被带坏了,汉人实在太可恶了!

  好在羌人兵力优势巨大,很快轮番进击,前仆后继跟賨人打起消耗战,试图用车轮战耗尽賨人最后一滴血。可守军早有准备,賨人也是轮换上阵,受伤了立即下场,精力体力消耗过大也不恋战,自有同伴接替。有门板阵掩护,賨人想什么时候轮替都可以,不仅伤亡微乎其微,拥有充足休息时间的賨人越战越勇。要不是受地形限制,賨人完全有能力将战线前移。

  羌人优势兵力无法展开,只能眼睁睁看着冲上的同伴被逐个砍翻在地,虽说激烈的白刃战中賨人也不可能毫发无损,但相较羌人而言,賨人折损率低得令人发指。兵力对比十几比一,战损率几乎倒过来,羌人心凉如水。

  有羌人首领实在看不过去,建议退兵,天亮后再战。

  黄牛羌族长已确立联军领头人地位,坚决反对。

  黄牛羌族长算是羌人世界中少有的靠头脑的人,老谋深算,了解人心。联军首领中有人提议退兵,附和者众,看似是为了避开夜战困境,但天亮后更好打没有依据,退兵,实际上反映的是羌人对賨人发自内心的畏惧。

  族长很清楚羌人和賨人战场相遇时的心态。

  羌人:天神啊,对上賨人怎么可能赢?

  賨人:啊哈,对上羌人怎么可能输?

  截然相反的两种心态,其来有自,追溯最早成于何时没意义,但不同心态势必影响双方战斗时的信心和发挥。黄牛羌族长坚持继续进攻,不仅是本方兵力优势做倚仗,还在于他希望借此机会战胜賨人,破除族人心魔。

  什么,以多打少胜之不武?

  说什么胡话!

  羌人败在賨人手中那么多次,没听说哪次是因为羌人人少导致战败的,几乎次次都是多打少好不好!战场遇賨人,指望人数相等情况下战胜对手,纯粹是不切实际的梦想,多打少能打赢,就已经足够大家乐呵的了。四万多羌人VS不到两千賨人,此役若仍不能翻身,族人的心魔还是继续留着吧,要么知耻而后勇,要么以后见賨人就退避三舍……

  在黄牛羌族长的坚持下,羌人奋不顾身,竭力抢攻。

  一个个勇士倒在血泊中,更多勇士悍不畏死地补上去。

  鏖战到后半夜,羌人人数优势逐渐显现。

  賨人有门板阵相助,可在羌人疯狂进攻之下,賨人的伤亡也多了起来,虽说从始至终保持轮换,但高强度战斗带来的消耗不是短时间内完全恢复,伤亡增加导致轮换频率加快,进一步削弱了持久战力,賨人渐渐感到吃力。指挥作战的徐庶很快发现賨人渐显疲态,下令賨人节节抵抗,将防线后移。

  羌人欢声雷动。

  賨人退了!

  虽然并没有溃败,但賨人真真切切地在后撤,说明羌人占据上风!

  他们居然正面击退了賨人,这是做梦吗?

  不是!

  羌人勇士心情澎湃。

  賨人再能打,来高原撒野也得挨揍!

  高原的风,高原的夜,还有隐隐传来的牦牛叫,一切都是那么地熟悉。

  这是高原,我们的主场!

  为族人洗刷多年来承受的耻辱,继续进攻!

  其中一条通道,门板阵加快撤退,似乎已无力继续阻挡羌人前进步伐。无需部落首领们下令,受到强烈鼓舞的羌人勇士们,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。

  他们前方的黑暗中,突然亮起数十个火把。

  沉重的蹄声,牦牛的吼叫,带着火把旋风般冲向羌人。

  羌人亡魂大冒。

  火牛阵!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