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中文网 > 三国领主时代 > 第646章 恐怖的死法
  破虏骑出谷,羌胡骑兵立刻迎上来接战。

  羌胡骑兵展示出更胜一筹的箭术和骑术,不断对破虏骑发起远程攻势。破虏骑则一改早前尽量避免接触的打法,主动寻求与羌胡骑兵近身搏杀,凭主将的超卓武力带动部队击溃正面的羌胡骑兵。

  战斗比黎明前那次突击更为激烈。

  破虏骑实力处于下风,只得充分利用地形保持机动,与羌胡骑兵周旋。冲阵对决中,曲晨的个人勇武显得可靠而高效,让羌胡骑兵吃了不少苦头。间或出现的军团技更是让羌胡骑兵心存忌惮,由于担心遭遇军团技地图炮,羌胡骑兵的阵形较为松散,遭遇破虏骑集团冲击时很难抵挡。

  正是因为曲晨的存在,才使得破虏骑有与羌胡骑兵对抗的能力。

  双方都不断有人落马,羌胡骑兵落马的人数竟然更多一些。

  破虏骑信心在不断提升。

  这次更象是背水一战,不得已而为之,出战前很多破虏骑兵心情悲壮。可随着战斗进程的延续,己方的表现比大家最初预计的还要好,羌胡骑兵肉搏战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厉害,心气自然就高了,渐有士气如虹之势。

  原本打算袭扰得手即撤退,持续袭击阻挠羌胡骑兵堵路,曲晨将谷中破虏骑分成三批轮换出击。但看到羌胡骑兵因患得患失阻击不力,破虏骑打得有声有色,隐隐有与羌胡人分庭抗礼的迹象,且羌胡人首领遥遥在望,曲晨果断决定改变计划。

  士气可鼓不可泄!

  一声长啸,在谷口区域待命轮换的第二批骑兵奔出,与出击部队会合。千余破虏骑,全力向羌胡人首领所在方向突击。

  羌胡人随即作出反应,投入更多兵力阻击破虏骑。

  破虏骑的进展并不顺利。

  战场人数增加,反而使得他在战场上的控制力相对下降,虽说破虏骑仍然占据主动,但双方战损比例逐渐拉近,破虏骑先前略占上风,如今却是旗鼓相当。这样的情势持续下去,兵力处于劣势的破虏骑显然更为不利,逐鹿领也很难承受此战损失大量骑兵的后果。

  退还是不退?

  继续进攻,破虏骑战损势必更加严重,失血过多。

  退而游击,距离羌胡人首领已是不远,前功尽弃。

  继续突击!

  龙领骑兵需要展现出强硬的战斗意志,况且前面已经付出了许多代价,就此退却将使得前面的牺牲毫无价值。击杀或击退敌军首领,是解决战斗的简便方法,哪怕需要付出更大代价,曲晨也在所不惜。

  又是一声长啸,第三批骑兵冲出山谷!

  与此同时,号角声在山谷中响起,东北和西北方向响起马蹄和喊杀声,潜伏的两支百人队出动了,迅速向谷口位置靠拢。

  一处小山坡上,羌胡首领眉头微蹙。

  “居然还有伏兵,不愧是龙领,幸好我们也留有后手……”

  长号声起,谷外小树林中一阵骚动,两千余羌胡骑兵从林中钻了出来,很快在北面完成集结。这支羌胡伏兵严阵以待,准备对东北、西北方杀出的龙领骑兵迎头痛击。与此同时,另有千余羌胡骑兵从侧翼出现,参与到对谷中杀出的龙领骑兵的战斗。

  曲晨脸色大变。

  羌胡居然还藏着三千伏兵,难怪敢大而化之地找破虏骑麻烦!

  客观地讲,若不是顾忌神龙的传说,六千羌胡骑兵完全可以强攻龙领,更不用说对付破虏骑了。

  东南方向也响起急促蹄声,直奔山谷战场方向而来。

  曲晨暗暗叫苦,羌胡还派了一支骑兵断破虏骑后路,倘若自己懵然不知率部突围,返程路上多半也会中埋伏。破虏骑一直在冲击羌胡首领方向,所处位置离谷口较远,且正与羌胡短兵相接,难以抽身退走,即便现在想撤回山谷已来不及,只得咬牙死战。

  六千羌胡骑兵,不是某个部落拿得出来的,这是有预谋的行动!

  破虏骑陷入绝境!

  就在这时,异变突生。

  东南方出现的数百骑兵赶到战场后,并不与其他羌胡部队合围破虏骑,而是在战场边缘绕了大半圈,飞一般直奔羌胡首领所在位置而去。路过战场时,为首一名白袍少年还不忘向战阵中扔出一个军团技,数十名羌胡骑兵被当场轰杀,引发一阵混乱!

  李扶惊喜道:“大人,不是羌胡人,是援军!”

  曲晨当然也看到了,这支从后方冲出来的骑兵都是汉人打扮。

  哪来的援军?

  附近哪个汉人据点有数百骑兵?

  那名能放军团技的少年武将是何来路?

  种种疑问从曲晨脑海中一闪而过,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细节的时候,他看到援军部队冲向羌胡首领,顷刻间明白了白袍少年的打算。

  擒贼先擒王!

  援军五百余骑,和破虏骑加一块接近两千骑,数量不及羌胡骑兵一半。敌众我寡,战力稍逊,不宜力敌,唯有尽快将敌酋击杀才有希望化解危机。

  汉人援军冲向羌胡首领的行为,让羌胡骑兵产生了一些混乱。

  破虏骑倾巢而出,还出动了潜伏在北方的两支伏兵,看起来孤注一掷,羌胡骑兵也不再留力,出动伏兵围歼破虏骑,羌胡首领身边仅剩三百余骑。汉人援军从东南方杀出时,羌胡人虽感觉奇怪,但从蹄声判断出是小部队,数百人的小部队即便加入战团,最终结果不会有悬念,故羌胡人并不着急。

  汉人援军不加入主战场,反而冲向羌胡首领所在的小山坡,羌胡人也没有着急。他们知道领地部队和他们有一定差距,龙领骑兵之所以较难缠,是因为主将有万夫不当之勇(羌胡人不知道逐鹿军享有魁塔加成,把所有功劳都算在曲晨身上),普通领地骑兵根本不是羌胡骑兵对手,首领身边的三百余骑即使不能迅速击败汉人援军,让对方无法接近首领应该不难。

  直到白袍少年发出军团技。

  那个在人群中爆裂的军团技,让羌胡人大吃一惊。

  五百领地骑兵未必是三百羌胡骑兵的对手。

  可如果由一名能施放军团技的武将带领,情况将截然不同!

  霎时间羌胡骑兵纠结无比,是继续围攻破虏骑,还是赶紧回援首领?

  两军交锋呈胶着状态,任何一方的犹豫都会导致形势发生变化,曲晨敏锐地察觉到羌胡骑兵发生了动摇,破虏骑承受的压力骤减。曲晨哪会不明白原因,向羌胡首领方向突击更加坚决,让对方难以返身回援羌胡首领,为援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